• 龙飞凤舞
  • 发布时间:2018-05-03 11:2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一章 妈妈沈玉梅(四十岁)  我,江一龙,今年十七岁,台北市人,父亲江政辉是台北市有名的企业家之一,家财亿万。  这一天,我从学校打篮球回家,一进门就冲向浴室痛痛快快地洗个热水澡,洗完后,漫步走向花园。  来到妈妈卧室靠花园的窗户旁边,忽然听到隐隐约约传出了一阵低吟的声音,又发现到窗子没关紧,于是我好奇地凑上眼睛窥视,一看,却使我两眼一直,捨不得移开。原来妈妈正脱的一丝不挂地躺在那张席梦思的双人大床上,用纤纤的手指在那粉红色的玉穴中插弄着,两眼紧闭,娇躯左右扭动,两团丰满高耸的乳房不停地随着手指的律动直抖着。  虽然妈妈已年逾四十,但身体依然尚未发胖,窈窕玲珑的曲线,似蛇般的纤腰,高翘的玉臀,弹性十足的粉乳,尤其是阴阜,隆突地像座小丘,阴毛浓密地延伸到小腹,如丝如绒地覆盖着销魂洞,看了真使我心猿意马,难已自己真想不顾一切就从窗户跳进,趴上去跃马冲刺大干一场。但是一想,却又不太稳当,恐怕她一惊之下反而弄巧成拙,再者我们毕竟有着母子的身份,这乱伦相姦的事可得三思,不可造次。忽然我灵机一动,想到何不试探她的反应再作取捨,若她也有意满足她的慾望,岂不妙哉。  于是我便绕向妈妈的房门,剥!剥!敲了两声,一会儿,妈妈鬓髮蓬鬆地开了房门,我一看,哈!妈只披上一件淡蓝色的睡衣,双乳和阴阜竟隐约可见,脸上晕红未退,嫣红豔丽,娇媚无比。  她开口说:『一龙,你要干甚幺?』  我随意地跟她闲聊一番,趁机对她说:『妈,妳累不累?我替妳按摩,消除疲劳。』  妈妈不疑有他地说:『好,你就替我按摩吧!』说完,妈便侧身躺在床上。  我坐在床边,望着她的背影,曲线起伏,滑腻鬆软,只盖住一层薄纱,真引人垂涎三尺。  我伸出了颤抖的双手,从她的肩膀开始,慢慢为她按摩,使出了浑身解数,手劲也由轻而重,先是捏按,继则拍打,渐渐下移到她腰背间,揉上了丰满的玉臀,我时而轻揉,时而重搓,妈妈不自觉地又发出了那种令人销魂的呓语哼声。  我更大胆地把手移到正面,揉上了那两颗肥乳,胯下的大鸡巴马上竖立顶着裤档,妈瞇着眼望望我,并未怪罪。沿着乳房往下按,过了性感的小腹,到了令人心跳的阴阜边,搓着她大腿内侧,一面开口问:『妈,我刚学到一种新方法,妳要不要试试?』  她睁开杏眼凝视我好一会儿,才又闭上眼说:『好吧!』  我知她春心已动,自己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于是慢慢一颗颗地解开了她睡衣的扣子,只见睡衣滑下了她的胸膛,两颗丰乳弹跳而出,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着,显示了她内心的震蕩,终于最后一棵扣子也解开了,那高高坟起的阴阜带着一片浓密的阴毛又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轻轻地分开了她的双腿,再用手拨开阴毛,然后把头埋进妈的阴胯间,伸出了舌尖去舔弄妈那朱红的肉缝,不一会儿,即听见妈的呼吸变的沈重而且急促,她的心跳也随着慾火的高昇而激烈,黏滑的淫液,很快由阴户一股股地流出。  『嗯……』妈颤抖地问:『一……一龙,你……你在……干……甚幺?』  我没空回答她,继续舔弄以挑起她的性慾,妈浑身颤动着,樱桃小嘴不停低声地呻吟。我伸着舌头,慢慢深入妈的肉穴中,吸挖捲抽,有规律地用灵巧的舌头拨弄她的阴核。妈的手也伸向我的胯下去磨揉我的大鸡巴,再伸进裤底握住它上下捋动,一会儿,她终于忍不住怩声道:  『一龙,妈……里面……好……好痒……你……快……快上……来……替妈

    ……止痒……吧……』  我马上起身除去衣裤,迫不及待地叉开她双腿,跨上她的玉体,先吻上她的樱唇,两手也再度抚揉着她有弹性的双乳。  妈担心地问:『你会做爱吗?别插到屁眼去了。』她又以手来引导我的大鸡巴,好準确地插入她的阴户里。  我提起屁股,把条大鸡巴慢慢插入她的玉穴中,才干入一个龟头,已听得妈叫道:『一……龙……哎……停……痛……死了……』  妈的娇靥变白,身躯痉挛,很痛苦的样子。而我则感到好受极了,那种又暖、又紧的感觉,舒服得差点要叫出来。  听到她的叫痛声,我忙问道:『妈,妳很痛吗?』  妈回答道:『你的……太……大了……我受……不了……』  我很失望地说:『那我抽出来好了!』  『不……不要抽……不要……』妈的双手像蛇样般地死缠着我的背脊,娇躯轻轻地扭动了起来。我的鸡巴像一根燃烧的火棒一样,渐渐地一寸寸插入她的阴户里,又麻又暖又舒服。  一会儿,妈终于哼道︰『呀……好……爽……爽……死了……一龙……开始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