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五岁的熟女骚爱大肉棒
  • 发布时间:2018-01-29 23:1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下班时间到了,筱文很快的收拾好办公桌,跟平常一样,一刻也不耽搁的准时下班。她三十五岁,皮肤白净,身材娇小,虽然上围普通,但臀部却圆翘性感,一双大眼配上甜美的笑容,总是让初识者猜不到她的实际年龄。

    多年来筱文一直扮演着贤妻良母的角色,除了上班就是在家,假日与先生带小孩出门走走,在外人眼中始终是一副幸福恩爱的模样,然而在她内心深处,却有着一份不足为外人道的痛苦与无奈。那就是多年来与先生一直过着无性的生活,她从不曾享有做为一个女人的快乐,每当读到报章杂有关性高潮的描述,总是让她格外好奇,但来自公教家庭的她,从小接受父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观念,她觉得她的一生大概就得这样没有感觉、没有快乐的过下去。

    相较于筱文的规矩,昌哲便显得相当的另类,不喜一成不变,总是在谈笑间就把公事处理完毕,高大帅气的外表,加上幽默风趣的谈吐,在才来报到的一个礼拜内就已风靡全公司,尤其众家姐妹一有机会就黏在他身边讲话。

    筱文与昌哲的位置就在隔壁,说话的机会也多,但已婚的身份,使她总是适度的保持距离,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上班看到昌哲,已成为筱文内心的期待。有一回昌哲出国洽公一个月,筱文竟觉得度日如年。昌哲回国后,用他一贯轻松幽默的语气问筱文:「我不在有没有想我呀?」

    筱文回说:「很多人想,但我不想!」

    昌哲说:「别这样嘛!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那天有空吃个饭吧!」

    筱文说:「不行,跟你吃饭会有麻烦。」

    「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从那天以后,筱文看昌哲的眼神带着温柔,而且不知怎的,有时甚且会将目光飘向昌哲的下体,想像他应该会有特别的能力,但那是什么滋味呢?而昌哲则会望着筱文,尤其爱看筱文圆翘的臀部,有时看着看着棒棒便硬了起来。

    有一天,筱文依然准时下班,当把车开出停车场时,昌哲竟等在一边,筱文开过去摇下车窗,昌哲不发一语,只是盯着筱文并将手伸向她,筱文心勐烈的跳着,然后把手给了昌哲,两人就这样十指交握着……筱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一路上脑子一片空白,心跳急速,但她知道,从此刻开始她已然不同。过了一个礼拜,有天中午公司提前下班,昌哲先行离去。筱文打电话给他:「有空吗?找个地方聊聊吧!」

    「去那?」

    「你说呢?」

    「嗯……」

    「去你那好了,自在点,又不用花钱。」

    「好!」

    二十分钟后筱文站在昌哲家楼下,按了电铃,铁门应声而开,搭电梯上了五楼,昌哲穿着背心汗衫、四角短裤开了门,一进门,昌哲便将筱文圈抱起来,筱文害羞的推开,其实在来之前,筱文便已设想了各种状况,因此有着不安,一直以来的贞节观念仍束缚着她,但对性爱的暇想与渴望,使她抛开了一切。筱文促的坐在沙发上,虽然已尽可能的表现自在,但紧张仍写在脸上,昌哲开了电视,然后说:「轻松点,用你最舒服的姿势。」

    接着便坐在筱文身边,手慢慢的圈上筱文的肩,轻柔的摸着,这时下体已经有了反应,大肉棒将短裤高高的顶起,昌哲饥渴的吻向筱文,舌头顶开筱文的唇往内探索,手解开胸,抚按隆起的胸部。筱文撑着一丝尚存的理智,挣扎的说:「不行!不可以!」

    昌哲低头含住筱文的乳头,舔逗着,一阵酥麻的感觉已让筱文无法思考。昌哲的手继续下移,摸向筱文已经湿透的底裤将它拉下。「啊!不可以。」

    不理会筱文的抗拒,昌哲将筱文的衣物全部除去,俯视筱文的阴部,只见浓密的阴毛整齐包覆着阴唇,昌哲由衷的说:「你下面好美哦!」

    「哎呀!不要看。」

    拨开阴唇,筱文的骚穴竟还保有如少女般的粉嫩。昌哲用手拨弄阴唇,或快或慢的摩擦着阴核,偶尔将手指插入骚穴。筱文的下面不断泛着淫水,酥麻的感觉让她不自主的将腿夹紧。「我要进去了。」

    「啊!不要。」

    筱文仍在做最后的挣扎。昌哲打开筱文的腿,握着大肉棒对着骚穴一铤而入。「啊!」

    筱文脸上呈现痛苦的表情。昌哲怜惜的问:「会痛吗?」

    「嗯,你那个好大!」

    「我动轻一点。」

    慢慢的抽插,筱文的疼痛渐去,随之而来的却是难以言喻的舒服。「啊……啊……啊……」

    「舒服吗?」

    「嗯!啊……啊……」

    昌哲加快了动作,同时也变换着花样,有时大肉棒抽出不急着进去,只在穴口打转,再突然一顶而入,或是插入后让肉棒在骚穴里转着、磨着,随着昌哲的动作,筱文开始大声的喘息、呻吟……

    昌哲没有想到,已婚的筱文骚穴竟如处女般紧实,龟头被紧紧的包覆,每一次的抽插都有着无比的畅快。一阵急速的动作,筱文觉得自己仿如被抛向天际,舒服的不知如何是好,而昌哲也在此刻,将多日来的饥渴一顷而泄。

    躺在床上,两人互相爱抚着。「你不是已经结婚,还有小孩,为什么却像没经验?」

    「结了婚才知道先生不喜欢这事,刚开始为了生小孩,勉强做了几次,后来他要我去做人工受孕,从此便不再碰我。」

    「刚才舒服吗?」

    「好舒服,我现在终于知道什么是高潮。」

    筱文身子贴着昌哲宽厚的胸膛,让刚才的余韵持续熨烫着她的心。星期天早上,虽然天已大亮,昌哲仍赖在床上不想起来,但手机铃声却一直响着,让他不得不接。「是谁啊?这么一大早!」

    心里犯着嘀咕。「喂,是我,你还在睡啊?对不起吵醒你,我刚买了菜,多带了一份水果想拿去给你。」

    一听到筱文的声音,昌哲的怨气立刻消了,马上回说:「好啊!」

    一直以来昌哲在家总是一丝不挂,他就是喜欢那份无拘无束的自在,起身梳洗完毕,坐在床上等着筱文,门铃响了。突见全身赤裸的昌哲,筱文吓了一跳,即使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她仍不习惯直视昌哲的身体,因此放下水果后便说:「你吃,我要回去了。」

    「这么快,不干一下?」

    昌哲坐在床上,一根大肉棒直对着筱文。筱文红着脸说:「不要,来不及了,得赶回去。」

    「真的不要?」

    筱文不禁抬头看着肉棒,下身有了奇异的感觉。她难以抗拒的走了过去,昌哲拉她坐下,身子顺势将她压倒在床上,唇热烈的吻了上去,筱文立刻回吻,两人的舌头交缠着,昌哲解开筱文上衣,把胸罩扯下,手大力抚弄着酥胸,舌头接着挑逗那两颗小巧的樱桃。「啊!」

    酥麻的感觉又开始侵袭筱文的全身。昌哲的手向下,隔着小裤抠摸着骚穴,筱文的火已完全被撩拨起来。「我要……干我!」

    「你真的要?」

    昌哲使坏逗着筱文。「受不了了,快干我!」

    昌哲握着已经硬的发烫的肉棒,拉下小裤对着骚穴一插而入。「啊!」

    筱文轻叫一声,大肉棒把骚穴塞的满满的,这样充实的感觉,这几天以来不断缠绕在脑际,有时竟想的无法入睡,只觉胸口有把火不断在烧着。昌哲的动作快了起来。「啊……啊……好舒服……」

    「干死你!好不好?」

    「好,干死我!啊……啊……啊……」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