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养母的奖励
  • 发布时间:2017-10-10 18:1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2005年4月6日,上海某综合医院妇产科,几名护士推车病床车急促的

    行进在明亮的走廊内,走廊的尽头就是手术室的大门。

      一名青年男子和一名年轻的女子紧紧跟在车床的两侧,一脸的关切和焦虑,

    倒是床上上躺着的中年女人一脸的安详,她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幺,但是却没有

    力气,青年男子见状,赶忙温和的说道:「别说话,乖,一会就好了。」

      中年女人闻言点点头,握住对方的手微微使劲,在男人的掌心捏了一下,似

    乎在做一个庄严的保证。

      在手术室的门口,青年和女人被拦了下来。

      看着紧闭的大门,青年紧张的喘了口气,忽地感到手被握住了,一转头看到

    小妹鼓励的眼神,心中一暖,轻轻的搂着她的腰说道:「我没事。」

      年轻女子看起来最多不过二十岁的模样,全身上下都洋溢着青春的气息,看

    巴,仔细一看,倒是与刚刚进入手术室的中年女人有四五分相似。

      「哥,你别太紧张了,昨晚到现在你都没怎幺睡好,要不你去睡一会吧,我

    在这等着。」年轻女人劝说道,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如果百灵鸟的鸣叫一般好听。

      青年男子笑了笑,说道:「这话该我送给你才是,你刚怀上孩子,要多休息

    才是,我可不想妈妈这边一切平安,你却出了什幺岔子。」

      女人闻言面上微红,悄悄的打量了下四周,见左右无人,忍不住踮起脚尖在

    男人的面颊上亲了一下,小声笑道:「哥,我这肚子还不到两个月呢,没问题的。」

      青年男人微笑着爱抚着女人的肚子,将她抱在怀中,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女

    人一脸幸福的偎依在男人的怀里,侧着头癡迷的看着熟悉的哥哥,曾几何时,她

    无数次的在梦里梦到过这样的场景,现在,终于是梦想成真了。

      青年男人循着女人的视线望过去,见她眼神中的迷恋与爱慕,不由的生出几

    分歉意,她对自己付出了全部,可是自己却没有办法给予她全部的爱,甚至连一

    半都没有,想到这儿,他不禁看了看紧闭的手术室大门,在那里面躺着的,才是

    他这辈子最爱,一个让他爱到骨子里的女人。

      年轻女人察觉到哥哥眼神中的变化,心中微微叹了口气,驱散脑海中的些许

    不忿与无奈,用力把身子往男人的怀里拱了拱,幽幽的说道:「哥,我比我妈就

    这幺不如吗?」

      青年男人感到妹妹的失落,心中怜惜不已,用力的抱住她,轻声说道:「我

    对你的感情你是知道的,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对你,我更多的是兄妹之情,你和

    妈妈在我心里都是最重要的,为了保护你,我宁愿自己死去也不想看到你受到伤

    害,只是在我心中,妈妈才是我的女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年轻女人乖巧的点点头,说道:「唉,可是我不想做你的妹妹,我想做你的

    女人。」

      青年男人苦笑道:「你不是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年轻女人笑道:「哥,你知道我的意思的,我是想做你心里的女人,唉,如

    果那个位子不是被妈妈占据该多好,我一定会用尽所有的手段把哥的心给抢回来,

    可是对手是妈妈,我根本连战斗的资格都没有。」

      青年男人宠溺的吻着妹妹的额头,轻笑安慰道:「小妹,虽然你不能成为我

    最锺爱的女人,但你却是我最疼爱的妹妹,从这方面来说,即便是妈妈也没有这

    个待遇呢。」

      年轻女人想了想,吃吃的笑道:「是呢,哥,你会一辈子宠着我吗?疼爱我,

    保护我吗?」

      青年男人用力的点点头,说道:「会,从你成为我妹妹的那天开始,我便已

    经下定决心,用生命去保护你。」

      年轻女人幸福的偎依在哥哥的怀里,脸上挂着满足的笑意,轻声说道:「嗯,

    那我就一辈子做哥哥的妹妹,呵呵。」

      青年男人听着妹妹开心的笑声,心中的阴霾也一扫而空,脑海中不由自主的

    浮现出20年生活的点点滴滴,思绪飞到了1985年……

      1985年,在中部某矿业公司上班的洪杰夫妇因公出差,不幸遭遇车祸,

    留下了9岁的儿子洪成涛成了孤儿,同单位的年轻会计吕婷是洪杰夫妇的好朋友,

    23岁的她怀孕6个多月,听到好友遇难的不幸消息,善良的吕婷对丈夫说:

    「洪杰夫妇平时对我们那幺好,现在小涛成了孤儿,多可怜啊。他们在本地举目

    无亲,老家在偏远的农村,不如我们把小涛收养下来吧。」

      吕婷的丈夫刘道金说道:「我也正琢磨着这事呢,我们就当多生了个孩子吧。」

      夫妻俩意见统一后,请来了单位领导和邻居,摆了一桌饭菜,把洪成涛接到

    了家里,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对待,并将企业给洪杰夫妇的一次性抚恤金以

    洪成涛的名字存入了银行。

      吕婷夫妇待洪成涛极好,平日里两家就比较熟悉,因此洪成涛对养父养母没

    有丝毫的芥蒂,在渡过了最艰难的半个月后,洪成涛也逐渐接受了父母去世的噩

    耗,在新的家庭中平静的生活了下来。

      不过在单位宿舍大院,对吕婷夫妇的义举背后说什幺的都有,很多人都认为

    吕婷是看上了那笔不菲的抚恤金。

      一次,一个好事的退休女职工拦着洪成涛神秘地问:「你婷姨今天去银行了,

    是不是取你的钱?」

      原本乖巧温和的洪成涛顿时涨红了脸,说道:「不是,我父母留给我的钱婷

    姨早就帮我存银行了,存摺也是交给我保管的。」看对方还是疑神疑鬼的样子,

    他生气地大声说道:「婷姨从来没有动过我一分钱,她对我和亲妈一样。」

      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单位宿舍大院,这下再没人敢在洪成涛的面前乱嚼舌根

    了,吕婷得知养子如此维护自己,也是非常的感动,母子之间的关係愈发的融洽。

      因为吕婷的丈夫经常值夜班,所以晚上便只有洪成涛和吕婷两人在家,单位

    分发的宿舍面积很小,只有一间通屋,中间用三合板分成了里外两间,外间是客

    厅和洪成涛睡觉的地方,里间则被一张大一点的床和书桌衣橱占掉了大半。

      每天晚上,洪成涛在书桌旁写作业,待产的吕婷就在床上或者看书或者给即

    将出生的孩子编织衣服,现在已经怀了8个月的身孕,吕婷的肚子鼓得非常大,

    因为天气炎热又没有空调,身子黏糊糊的,衣服穿在身上极为难受,所以有时候

    热得不行,吕婷便会把上衣脱掉,光着大肚皮躺着休息。

      洪成涛才9岁,又不像现在的孩子普遍早熟,对男女之事懵懂无知,因此也

    不觉得有什幺不可抵挡的诱惑,只是对养母的大肚子感到很好奇,经常会伸手摸

    摸。

      吕婷也不以为意,在她眼中,洪成涛完全就是自己的孩子,根本没有一点防

    范之心,而且有这个聪颖可爱的孩子陪伴在身边,因为丈夫不在而造成的孕期焦

    虑也少了许多,加上洪成涛的抚摸让她感到很舒服,因此她也愿意让养子爱抚自

    己,甚至有时候洪成涛摸到自己乳房的时候,她也不会斥责他,反而笑问他是不

    是想吃妈妈的奶。

      洪成涛一开始觉得很不好意思,总是摇头,因为他觉得自己9岁了还吃奶实

    在是好丢人的事情,但是随着养母的纵容,他是越来越喜欢摸养母的大乳房,每

    天晚上只要养父在矿上值班,他一写完作业就会爬上床,躺在养母的身边和她说

    话,并且玩弄她的乳房。

      吕婷的奶子做姑娘的时候就很丰满,怀孕之后,胸围更是与日俱增,因为天

    气炎热,躺着的时候,耷拉下来的乳房很容易生出大量的汗渍,腌的周围的皮肤

    有强烈的刺痛感,自从有了洪成涛的爱抚后,这些情况便一扫而空,她的双乳一

    刻不停的被少年把玩在手心中,汗水哪里能积下来,而且自怀孕以后就没有和丈

    夫做过爱的她,每每乳房被拉扯的时候,也会感到颇为强烈的快感,虽然心中隐

    隐有些觉得不妥,但是怕万一拒绝会伤到孩子的心,于是只能将不妥的念头压下

    来,每每都主动将养子拉进怀里,让他尽情的玩弄自己的乳房。

      这一天晚上,丈夫又是值夜班,吕婷光着身上抱着肚子站在书桌旁,安静的

    看着养子做着暑假作业,洪成涛已经放暑假半个多月了,因为吕婷行动不便,养

    父刘道金的工作也很繁忙,因此照顾吕婷的重任就压在了洪成涛的身上,好在他

    聪颖伶俐,手脚灵活,里里外外的把吕婷伺候的舒舒服服,饭菜直接送到床上,

    不时的给她捶腿揉肩,稍微出点汗,他立刻就会用热毛巾给养母擦掉,没事的时

    候就读养母爱看的书给她听,加上乖巧懂事,让吕婷喜欢的不行,愈发的宠爱。

      因为在床上躺了一天,吕婷晚上睡不着,今天因为傍晚下了场暴雨,这会儿

    凉快了许多,不过吕婷依然没有穿上衣服,她早已习惯在洪成涛面前光着上身。

      洪成涛察觉到养母靠近,赶忙扶住她说道:「妈,你怎幺下来了,赶紧躺着,

    黄大夫说下个礼拜可能就要生了,希望要是个弟弟就好了。」

      吕婷笑着顺着养子的劲,坐在床沿,扶着他的脑袋瓜笑道:「你不是喜欢妹

    妹吗?」

      洪成涛笑道:「可是我知道爸爸喜欢弟弟,妈妈,你知不知道是弟弟还是妹

    妹啊。」

      吕婷咯咯的笑道:「我哪知道啊,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妈妈只喜欢他能平

    平安安的长大,如果男孩能长得像小涛一般英俊帅气就好了,呵呵。」

      洪成涛闻言脸微微一红,说道:「妈妈又取笑我。」

      吕婷看着养子的窘样,开心的笑道:「我可真没有,要是妹妹的话,以后就

    让她嫁给你做老婆如何?」

      洪成涛一听,脸更红了,连连摇头,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哪个没有经历过被

    长辈说笑娶老婆的事,在男孩子看来,这实在是一件羞人至极的事。

      吕婷见状嘻笑道:「干嘛脸红啊,难道你怕我生个丑八怪给你做老婆啊。」

      洪成涛闻言急忙摇头辩解道:「不是不是,妈妈长得很漂亮,生的孩子一定

    也很好看,只是我喜欢妈妈,我长大以后要娶妈妈做老婆。」

      听到样子孩子气的回答,吕婷不怒反笑,哈哈笑道:「傻孩子,妈妈是爸爸

    的老婆,怎幺还能嫁给你做老婆啊,那你爸爸怎幺办。」

      洪成涛顿时无语,想了想,说道:「我和爸爸不能同时娶妈妈做老婆吗?」

      「当然。」吕婷笑着点点头,说道,「我的小涛长得这幺帅气,长大了一定

    能娶一个漂亮的姑娘做老婆,哎呀,真不知道哪家的姑娘会有这幺好的运气。」

    妈做我的老婆。」

      吕婷摸着样子的头顶笑道:「好,如果到时候你爸爸不要我了,我就嫁给小

    涛涛做老婆,好不好,哈哈。」

      虽然养母说得只是个玩笑话,但是洪成涛却认真的点点头,伸出小指勾了勾,

    说道:「好,一言为定。」

      吕婷见样子一脸认真的模样,不禁莞尔,想着反正过几年他可能就把这事忘

    得一干二净了,毕竟只是小孩子的玩闹罢了,于是伸出小指勾住儿子的手指,笑

    道:「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看着洪成涛一脸幸福的点着头,吕婷突然感到有些羞赧,不敢去直视他那清

    澈而认真的眼神,隐隐觉得自己是不是开了一个错误的大玩笑。

      不过这个念头转眼之间就被吕婷抛诸脑后,在样子的搀扶下,她缓缓的躺下,

    丰乳的硕乳向两侧摊开,被养子习惯性的抄入手中,轻轻的把玩着。

      吕婷因为心静的变化,此刻只感到敏感的乳头上不断的传来一阵阵异样的刺

    激,原本她一直都把养子玩弄自己的乳房当成是母子间亲昵的游戏,但这会儿她

    心中竟生出了几分慌乱,而且有几分刺激。

      洪成涛没有注意到养母的气息愈发的急促紊乱,只是感到手中的乳头突然变

    得硬了许多,深褐色的乳头高高的耸立在雪白的乳峰上,让他情不自禁的讚叹道:

    「妈妈,你的奶子好漂亮。」

      吕婷闻言又羞又喜,慌乱的想要将他推开,但是又怕伤到孩子的心,强压着

    心中的不安,看到养子一脸真挚的看着自己,眼神清澈不含半点情慾,只是一种

    无法言表的满足与快乐,好似看到了一件极为珍贵的宝物一般,让她波涛汹涌的

    内心迅速平静下来,心道:是啊,他还是个孩子,把我当成是他的亲妈妈一样亲

    近我,我在胡思乱想什幺的,唉,老公,我好想你,等生完孩子,我要你的大鸡

    巴狠狠的肏我。

      一想到老公胯下那根粗壮的阳具,吕婷顿时浑身变得滚烫,眼神也有些迷离,

    一直关注着她的洪成涛见状,紧张的问道:「妈,你怎幺了?身体突然变得好烫,

    是太热了吗?我去给拿毛巾给你擦擦。」

      吕婷羞涩的看着样子急匆匆跑出去的背影,手情不自禁的艰难的摸到胯下,

    从大裤衩里伸进去,还没碰到阴户,就感到那里一片灼热,热的她心里发慌,大

    腿愈发的敏感,感到四周都潮乎乎。

      吕婷不敢再摸,怕不小心碰到阴蒂,自己会忍不住叫出来,赶忙把出手,大

    口的喘着气,待洪成涛拿着热毛巾走进来时,她的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只是看

    到洪成涛,颜射还是有意无意的有些躲闪。

      洪成涛没有察觉到养母的异状,拿起毛巾轻轻的擦拭着养母的身体,除了裤

    裆,她没有放过每一寸肌肤,连脚趾头都擦得乾乾净净,然后拿起蒲扇轻轻的扇

    动。

      吕婷感到浑身泛着凉意,不由的舒服的呻吟了一声,看到养子满头的汗水,

    大是不忍,拿起毛巾擦去他额头的汗水,说道:「唉,看把你累的。」

      洪成涛笑着摇摇头,说道:「不累,妈,我读书给你听好不好。」

      吕婷摇摇头说道:「天气太热,别读了,躺下陪妈妈说会话吧。」

      洪成涛点点头,和养母面对对的躺着,相视一笑,见养母微红的双颊,明媚

    的双眼,忍不住脱口赞道:「妈,你好漂亮。」

      吕婷不是第一天听人赞自己漂亮了,十七岁进单位,便一直都是重人注视的

    焦点,给她写情书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什幺样的讚美辞藻没听过,只是出自孩

    子口中那天真诚挚的讚美,还是让她欢喜异常,笑道:「都胖成这样了,还有什

    幺好漂亮的。」自从怀孕后,体重便直线上升,现在已经突破了一百四十斤,让

    爱美她常感到烦恼。

      洪成涛摇了摇头说道:「不管妈妈变成什幺样,都是我最喜欢的妈妈。」

      吕婷听了心中宽慰,忍不住将他揽入怀中,说道:「你也是妈妈最疼爱的宝

    贝,不早了,睡吧。」

      「恩。」洪成涛在养母的胸口点点头,看到近在咫尺的丰乳,他调皮心顿起,

    调皮的伸出舌头,在养母的乳头上舔了一下。

      吕婷如中电击,浑身颤抖了下,轻轻拍了下养子的后背,说道:「快睡觉,

    不许胡闹。」

      洪成涛以为自己弄得吕婷很不舒服,赶忙抱歉道:「对不起,妈妈,刚刚是

    不是弄痛你了?我是在跟你玩呢,对不起。」

      吕婷见他如此小心翼翼的赔不是,便笑道:「没有,一点都不疼,我有点困

    了,想睡觉。」

      洪成涛连连点头,不敢再去舔养母的奶头,小孩子贪睡,没过一会儿就迷迷

    糊糊的睡着了。

      听到旁边传来的鼾声,吕婷小心的睁开眼睛,看着睡得正香的洪成涛,脸上

    泛过一丝苦笑,乳头隐隐有些发胀,刚刚被样子的一舔,不是疼痛,而是让她有

    些情动了。

      这一刻,吕婷无比的思念在值班的丈夫,一直辗转难眠,好不容易挨到半夜,

    却腹痛不止,把洪成涛惊醒,他赶忙出门唤醒周围的邻居,连夜将吕婷送到了矿

    区医院。

      第二天下午四点多钟,吕婷成功的诞下了一名女婴,母女平安。

      产后的第三天,吕婷便抱着孩子回了家休养,对于多了个妹妹,洪成涛是满

    心的欢喜,只是他也发现,养父刘道金神色有些黯然,这几天都没什幺精神。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