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警的裸体
  • 发布时间:2018-01-31 10:03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颤抖的乳峰》

    《先绑后奸女刑警》

    盛剑华倒在了满地的血污之中。长时间的严刑拷打使得她不省人事。

    由于周老大不允许手下随便剥这个女警官的衣服,所以男人们只能玩弄她的肩头和双脚。她的双脚被男人肆意地捏弄过,现在却有一副夹棍夹在她雪白的脚踝上,显然已经用过刑了。

    黄悦斐双手手腕被绳索紧紧地绑着,高高地举过头顶,被另一条绳索吊着。这个姿势使得她的T恤的下摆缩了上去,在红色的短裙和深蓝色的T恤下摆之间裸露着玉一般的腰身。

    歹徒们剥掉了她的鞋袜,将赤裸的玉脚用绳索绑住,拉向了两边。两条洁白匀称的大腿在红色的裙子下颤抖着。

    由于没有对她用刑,所以黄悦斐完全清醒着。已经休息了很长时间,黄悦斐已经完全从被铁棍毒打的痛苦中恢复过来。她相信,如果有机会放开她,她会继续搏斗,但是现在的她却丝毫不能动弹。

    门开了,周老大淫邪地笑着,道:“又有朋友来陪你们了。”

    两个歹徒抬着一个被牢牢绑住的裸体的女刑警队长走了进来。她那白皙的乳峰上布满了淡淡的指痕,显然被男人们玩弄过。

    看到一丝不挂的杨清越,黄悦斐愤然道:“你们这群畜生,你们居然剥光了杨队长。”

    周老大冷笑道:“有什么好奇怪的,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你不用着急,一会儿就轮到你了。”

    转向了裸体的女刑警队长,周老大也吃了一惊。他绝对没有料到,令黑道的歹徒们闻风丧胆的杨清越居然是这么一个绝色的女子。

    他一只手托起女刑警队长的脸,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杨清越的裸体,说道:“真是个美人。来人,把她给我放到床上。如果不招供,那就有你受的了。”

    杨清越依然一脸的刚毅之色,道:“畜生!我不会放过你的。”

    歹徒们把杨清越放置在床上,然后解开了她的双腿,分开之后再绑住双脚,道:“老大,好了。”

    周老大道:“你们两个先给她点颜色看看。”

    所谓的给颜色看,就是严刑拷打。

    两个男人对着女刑警队长平坦紧绷的腹部一阵猛击。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了上面,女刑警队长无力地呻吟着,很快嘴角就流淌出了鲜血。

    周老大道:“这样打没有用,你们得打在敏感一些的部位上。”

    “啊!啊!”杨清越的呻吟声已经变得更为凄惨。

    男人们的击打部位已经变成了胸部和阴部。从敏感部位传来的疼痛使得杨清越颤抖着玉一般的裸体。披散的秀发已经为汗水所湿透,披散在了秀丽的脸上。

    “停。”

    一旦接到命令,两个歹徒就恭敬地站到了一边。

    周老大爬到了床上,摸着女刑警队长充满弹性的乳房,道:“杨队长,你该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到这里的消息的。”

    杨清越道:“放开你的手!畜生。”

    周老大的手指立刻摸到了女刑警队长的乳蒂上,用力一捏,道:“你最好老实一点。”

    “啊!”杨清越呻吟着。

    周老大淫邪地笑道:“杨队长,我知道你虽然被强奸过,但也不希望再遭受这样的命运。”

    女刑警队长道:“你不要用这个来威胁我。我不会告诉你任何消息。”

    周老大道:“是么?”

    他冷笑着脱下了裤子,将生殖器对准杨清越干燥的阴部插了进去。

    “啊!啊!”痛苦的呻吟在房间里回荡。

    周老大道:“真没有想到,征服武艺高强的女刑警队长原来这么容易。”

    杨清越扭动着裸体,毫无作用地反抗着。而周老大则肆意地强奸这个落在歹徒手里的女刑警队长。

    “啊!啊!啊!”杨清越秀发披散,呻吟着,不知是由于羞耻还是疼痛。

    在周老大的猛烈的强奸之下,她晕了过去。

    周老大结束之后,立刻又有一个歹徒上前,开始新的强奸。下身剧烈的疼痛使得杨清越再度醒来,然后再度昏死过去。

    而疯狂的歹徒则轮番上前……

    **********************************************************************

    两个小时过去了。

    黄悦斐看着女刑警队长浑身是汗的裸体,心痛如绞。她看到了杨清越被轮奸的全过程,也是这个女国际刑警第一次看到一个女人被轮奸。

    两个小时之内,一共有十四个人强奸了这个被捆绑的女刑警队长。不屈的杨清越一次次地晕倒和醒来,一次次地被人征服。但是,歹徒们没有从女刑警队长嘴里得到任何消息。

    周老大显得不是很满意。

    “老大,已经强奸了很多次了,这个女刑警队长就是不肯招供。”

    此刻,一个歹徒竟然将自己的生殖器插入了杨清越的口中,道:“女刑警队长,尝试一下口交的滋味吧。”

    强奸完全是依靠暴力来实施的,然而口交却没有那么容易。在莫大的屈辱之下,悲愤的杨清越猛地用力一咬。一声惨叫声响起。

    看到这个情景,周老大也有点绝望了,道:“看来我们的女刑警队长是不准备有好日子过了。把她给我吊起来。我早就说过,和这些坚强的女刑警口交是十分危险的。”

    “是!”

    女刑警队长被赤裸着身体悬空吊起,一根从梁上垂下的细绳索将她的手腕紧紧绑住,另一根绳子将女刑警队长的一双玉脚绑在一起,绳子另一端系在铸在地面上的一个沉重的铁环上,两根绳索将她赤裸着的身体拉得笔直地吊在空中。

    她那一头长长的秀发披散着,双腿之间流淌着白色的液体。

    周老大的手中多了一根细细的柳条,道:“怎么样?杨队长,你招不招?”

    杨清越道:“你快杀了我吧!”

    周老大道:“杀了你?每那么容易。本来么,像你这样的美女,我是不准备用鞭子来抽打的,但是你居然这么坚强,所以也只好用一用了。”

    “你这畜生!”

    周老大走到了女刑警队长的背面,手中的柳条一挥。

    “啊!”受刑的女刑警队长凄厉的惨叫在宽敞阴森的废弃仓库中回荡。

    杨清越原本白皙无瑕的背肌上多了一道暗红色的鞭痕,被捆绑住的裸体剧烈地挣扎着。事实上,由于周老大也不希望这个绝色女子就此在身上留下伤疤,柳条的伤害并没有划破白皙的肌肤,只是打伤了皮下的血管,形成了内出血。

    周老大道:“怎么样?杨队长,你想通了么?”

    杨清越强忍着极度的痛楚和羞耻,愤然道:“我不会说出任何你想知道的消息。”

    “啊!啊!啊!”

    疼痛使得杨清越晕了过去。

    看到女刑警队长的玉背上留下了四道暗红色的痕迹,周老大叹了一口气,说道:“把这么个绝色美人的玉背弄得到处都是伤痕,实在非我所。只希望这些伤痕消退得快一些。”

    黄悦斐道:“你这混蛋,不必再假惺惺了。你除了会折磨人之外,还会干什么?”

    周老大冷笑道:“你说错了一点,我并不对折磨任何人在行,我只是对折磨女子略微了解一些。好得很,接下来该轮到你了。”

    他走到黄悦斐的面前,看到女国际刑警被吊住的身体不停地挣扎。

    “你是不是也不肯招供?”

    “多此一问!”

    周老大道:“很好。”

    “啊!啊!啊!”

    羞耻的呻吟声不断响起,黄悦斐的深蓝色T恤,红色短裙,白色的半截背心胸衣,浅黄色的亵裤都被强行剥掉。然后,周老大就插入了被剥光的女刑警的处女禁地。

    “啊!”

    由于刚才强奸了绝色的杨清越,所以对黄悦斐,周老大并非十分欣赏。就容貌、身材而言,这个女国际刑警虽然也颇为秀美,但毕竟不及杨清越,又没有盛剑华的冷艳,所以她唯一还可以引起周老大兴趣的是她还是一个处女。因而周老大没有任何别的凌辱,就直接将她强奸。

    黄悦斐挣扎着,呻吟着,很快就感觉到男人的精液射入了自己的体内。

    周老大结束之后,立刻又有一群歹徒扑向了还没有缓过神来的女国际刑警,呻吟声再度响起。

    一盆冷水倒在了盛剑华的脸上,使得这个冷艳的女警官悠悠转醒,然后就看到了周老大淫邪的笑容。两个歹徒强行将盛剑华弄成跪着的姿势。

    “盛警官,我说过会把你的同事带来的,现在你已经看到两个了。”

    盛剑华吃惊地看着被擒住的女刑警。她看到不省人事的杨清越,又看到了正在被歹徒强奸的黄悦斐,道:“你对她们干了什么?”

    周老大哈哈大笑,道:“你不是都看到了么?”

    盛剑华道:“你,你这畜生。”

    周老大道:“其实,你只要说出,你们是怎么获得消息的,我马上就把你们三个都放了。”

    盛剑华冷冷地看着周老大,不再说话,诱人的双眼中充满了愤怒。

    周老大道:“我早就知道你是这个死脾气。别以为你们四个负责人中还有一个人没被我抓住,很快,你就会看到她的。”

    说完,他一挥手。两个歹徒立刻走上前,收紧了夹在她那双赤裸的脚上的夹棍。

    “啊!”一声惨呼,盛剑华又晕了过去。

    **********************************************************************

    赵剑翎匆忙地赶到了郊外废弃的仓库。

    她是早晨接到歹徒送来的消息的。歹徒们和她约定的时间是早晨八点。她当然不知道杨清越和黄悦斐也被歹徒抓住了,所以还给她们挂了电话。由于没有回应,她还以为她们已经赶来了,但是现在,却又找不到两个同事。

    周老大带了四个手下,迎了出来,就觉得眼前一亮。

    女警官的脸庞虽非杨清越般的绝色,却清纯秀气,英姿飒爽,乌黑的马尾辫扎在脑后,显示出了一股青春活力。上身是浅黄色的针织短袖T恤。由于是针织的,微微有些镂空,所以比较透,可以明 地辨别,她的胸衣是件白色半截的背心,背心的下沿刚好及到胸下。T恤很短,过腰一寸,只要她双手举高,估计就会裸露出腰身。薄薄的衣衫勾勒出婀娜的身材,所以穿着虽然不暴露,却别具一种性感。下身穿着一条浅棕色的西装裤,脚上是浅黄色的短袜和黑色凉鞋。她挎着一个黑色的小包,右手拿了手枪,直视歹徒。

    由于明了敌方人多势众,赵剑翎知道单以拳脚格斗她一定会被歹徒们擒住。所以很少携带武器的她在小包里带上了足够的武器和弹药。

    周老大道:“很好,你终于送上门来了。”

    女国际刑警道:“少废话,如果你不交出盛剑华,我就血洗此处。”

    周老大大笑,道:“是么?”

    他一挥手,两个歹徒抬出了一个女俘虏。

    裸体的女刑警队长全身都被绳索捆绑住,身上布满了虐待留下的指痕和强奸留下干涸的精液痕迹。一把小刀指向了她的咽喉。

    杨清越已经完全绝望了,无限的羞耻使得她宁可立即死去。但每当女刑警队长试图迎向小刀的刀刃之时,小刀又移开了,保持尚且安全的距离。

    周老大的命令下,歹徒们又给女国际刑警看了看杨清越的后背。玉背上面已经布满了暗红色的鞭痕,虽然没有划破肌肤,但也十分触目惊心。

    周老大道:“你如果不依照我的话做,想有任何的反抗,我的手下就会杀了她。”

    杨清越道:“别听她的。”

    一个耳光抽打在了女刑警队长的脸上。

    女警官叹了一口气,道:“你赢了。”

    周老大道:“放下你的枪,还有你的包。”

    赵剑翎照做了,解除了自己的武装。

    只听见周老大淫邪地笑着,道:“把手举高。”

    “这……”赵剑翎知道歹徒想要干什么,他们想看她的身体,贞洁的她本能地抵触。

    “怎么?你想看到杨队长的死?这只是个开始。你早就不是处女了,居然还这么贞洁。”

    女国际刑警羞辱地将双手举高,T恤也随着双手向上一缩。女警官的一截纤细雪白的腰身出现在了T恤的下摆之下,长裤之上,没有遮掩。长裤上索了一根细细的黑色皮带,原先恰好被上衣掩住,肚脐则在长裤的裤沿处忽隐忽现。羞耻使得她低低地呻吟了一下。

    “身体很白,现在把鞋袜脱了。”

    赵剑翎脱下凉鞋,除掉了自己的袜子,使得一双白皙秀美的脚裸露了出来。

    周老大一时间都难以相信,杨清越、盛剑华、黄悦斐的脚都无法和这双脚相比。

    “脱上衣。”

    女警官的脸上充满了羞耻和愤怒。她颤抖着,脱下了自己的T恤,羞耻地呻吟了一下。白色的半截背心胸衣有些松垮,只能勉强遮掩着尖挺的乳峰,圆润的肩头似乎是象牙雕成的,雪白的乳沟和趐胸半裸着,如丝缎般光滑的完美的裸体是那么地纯洁。

    周老大终于承认,即便是杨清越的身体和眼前的杰作相比也略有不及,赞叹道:“真是冰清玉洁的身体。脱长裤,然后转一圈。”

    随着黑色的细腰带的松开,西装裤滑落在地,呈现出窄小的亵裤和两条修长匀称的玉腿。近乎于全裸的女国际刑警就地转了一圈。当背向歹徒时,所有的男人都淫邪地注视着她那如丝缎般光滑的玉背和半裸的臀部。即便在白色的内衣裤映衬之下,也没有人觉得她的肤色深,依然是冰肌玉骨。

    所有歹徒们都摒住呼吸,欣赏着女国际刑警的裸体。

    周老大道:“可以把她绑起来了。”

    两个歹徒冲上前,反剪赵剑翎的玉臂,绑住了手腕,然后俯下身,又绑住了她白玉般浑圆的脚踝。女国际刑警没有反抗,就被擒住。

    这样,武艺高强的裸体女警官完全被绑住了。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