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L美纱纪耻悦的履历书 第三章 耻辱
  • 发布时间:2017-10-11 13:4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三章耻辱

    佐原把黑色的皮包拉过去。
    「妳过去都是什幺样的性行为吗?看你不了解綑绑的义意,大概都是正统无聊的性交吧!不过,至少也用过这种东西吧!」
    佐原从皮包里拿出来的是男性性器形状的黑色粗大玩具。比一般男人的稍大一点,对美纱而言,还是第一次看到,美纱的呼吸有些急促,这是只有在杂誌上看过的猥亵玩具。
    「等一下会在妳阴户里充份的抽插,这样妳就放心了吧!现在妳要做口交给我看,我想仔细看妳那性感的嘴唇是怎样舔那个东西。」
    佐原想把黑色的假阳具插入微微张开的嘴里。
    「不要!」
    龟头碰到嘴唇的剎那,美纱猛摇头拒绝。
    「放开我的手!不要!」
    美纱又拼命扭动身体挣扎,想使手恢复自由。
    「没有让妳得到高兴就不肯听话吗?」
    佐原强行将美纱搂在怀里,把手伸入睡袍里,直接抓到乳房。佐原把挣扎的美妙更用力抱紧,拉开睡袍的领口,露出雪白的双肩。
    美纱一面摇头,一面扭动身体,想掩饰乳房,不想让佐原看到,但双手被綑绑于后,所以是不可能的事。
    佐原抓住乳房后,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乳头。
    「噢…」
    「已经硬起来了。」
    「啊…不…不要…」
    美纱觉得自己今天特别敏感,敏感得使她感到恐惧和困惑,揉搓时几乎要跳起来,这是因为綑绑后全身神经都特别敏感之故。
    看到美妙的身体如此快就有反应,佐原对其后的时间产生快乐的期待。
    「美纱…妳就做婴儿吧!我希望妳像婴儿一样。」
    「不要…不要!」
    美纱扭动身体,离开佐原,在这样被綑绑之下,只是碰一下身体就感到害怕,如果有几次性行为,身体已经习惯对方的话,多少还能接受,可是对这来路不明的男人,随便就露在其面前,还是感到不安和犹豫。
    佐原镇静的态度使美纱更胆怯。佐原对美纱并没有摆出豁出去的样子,感到放心,如果美纱说随便你,反而会使佐原扫兴。佐原是第一次看到美纱时,就从华丽、活泼的美纱身上发现隐藏的被虐待慾,相信她一定能变成更美的女人。
    本来任何人皆兼备虐待与被虐待狂,美纱当然也不例外。佐原的这种愿望在他还有「男性机能」时和现在都没有改变。佐原用力把美纱从床上拉下来。
    「啊…」
    被迫跪在地毯上,双肩受佐原的压迫,上半身不得不俯卧在床边。面朝下是无法呼吸,美纱只好侧着脸挣扎。
    「哎呀…」
    美纱觉得全身冒汗。没想到佐原会做出这种举动。美纱拼命的想擡起身体,可是被男人用力压住背后,不要说擡起身体,连动一下都不可能。美纱穿黑色高开叉三角裤,本来是搭配今晚穿的黑色上衣,只能勉强包住前后的耻部,根本不能掩饰丰满的屁股。
    「这种像带子的三角裤,穿不穿没啥差别。」
    佐原抚摸美纱的屁股,光滑的肌肤有吸力般的吸住手掌。看到美纱挺出屁股苦闷的样子,佐原产生痛快的舒爽感。
    在金妮看到神采飞扬,以优雅的举止品嚐咖啡,此刻的美妙,和那时情景截然不同,精神上流露出不安和焦虑。男人看到这样的女人,不由得会引发情慾。
    「不要乱来!不要!」
    美纱无法忍受佐原不停抚摸屁股。
    「这里湿了,妳是这里很快就湿润的女人。」
    佐原的手指在掩盖花蕊的布料上活动。佐原的手指滑过内缝,到达里面有敏感肉芽的包皮上。
    「美纱,妳这里可爱吧。这个小小的肉芽很快的就会硬起来。妳应该说,请你看一看,它会变得多幺大。」
    用指尖轻触肉芽时,美妙就不能静止不动,再度扭动屁股。
    「又湿了,这样下去就像尿尿一样,会使三角裤湿淋淋的。是不是舒服了呢?为什幺还说不要,是怕难为情吗?妳应该说还要才行。」
    佐原隔着三脚裤轻摸包皮后,开始使手指振动。
    「噢…」
    美纱感到下腹一阵强烈的骚痒感,无法忍受这样单方面的以屈辱姿势受到玩弄,美纱拼命的扭动屁股,想摆脱佐原压在后背的手。
    「妳是不想受到处罚吧?」
    佐原把三角裤拉到膝部。
    「不要…」
    美纱的叫喊声和手掌打屁股上的声音几乎在同时发生。
    佐原继续拍打白皙的屁股。
    「啊…痛啊…噢…」
    打在屁股上发出经脆的手掌声,在卧室里发出很大的回音。
    「唔…噢…」
    美妙不由得把脸紧压在床上,痛苦的喘息。刚开始打屁股时,只是痛得冒汗,而现在,痛得以为自己的骨盆要裂开。
    「啊…饶了我吧…」
    美纱哭求。
    佐原停止掌打,看着出现红手印的屁股,轻轻叹一口气。然后拉起扑倒的美纱上身。美纱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哭相,把脸转过去。
    佐原抓住美纱的下巴,转过来看。
    「哭的样子很美。」
    佐原和往常一样,露出笑容。美纱轻移视线,不想看他。
    「妳的屁股像猴子的屁股那般红,也许二、三天还消失不了。若想维护自尊心,就不要给其他男人看到。」
    「求求你…放开我…」
    美纱的声音沙哑。
    「只要妳肯听我的话,就可以放开,怎幺样?」
    「我不反抗,快解开吧。不要打了,你说的我都答应,求求你…」
    「什幺都答应吗?那幺妳就手淫给我看吧。不知道平时是怎幺弄的,可是把手绑起来就没有办法弄。妳就站起来,走到桌子那里去,利用桌子的边缘摩擦,如果有其他的方法也可以。」
    美纱听到了全身冒汗,看到佐原脸上的笑容,美纱皱起眉头。那是只有自已一个人偷偷做的行为,现在在佐原的要求在他的面前做,而且还是双手绑在背后,在桌子的边缘摩擦。
    「怎幺啦?妳不是说什幺都答应了吗?快站起来。」
    佐原把捲曲在床边的美纱拉起,撩起睡袍的衣摆塞在綑绑的手臂里,然后把留在膝盖的三角裤脱下来。
    「快照我的话做吧。」
    「不要!」
    美纱摇动身体表示抗拒。
    「看吧!」
    佐原把三角裤翻转过来,露出底部给美纱看。银色的黏液在黑布料上发出光亮。
    「流出这幺多的蜜汁,妳真是好色的女人。本来想要弄,嘴里又说不要,是不是屁股又想挨打了。」
    「那种难为情的事…」
    「做不到吗?那就不能解开绑手的绳子,说一次没有听从,就要惩罚得比上一次更重。聪明的女人应该了解这样的道理吧。」
    「不要打了!」
    想到仍旧痛的屁股还要挨打,美纱更加紧张。
    「惩罚不是只有打屁股。」
    佐原从黑皮包拿出30cc装的浣肠器。
    「剥夺自尊心后就能做聪明的人了吧。」
    美纱知道要做什幺,不由得后退。
    佐原接二连三的做出美纱从未想过的事,心想必须逃走。美纱拼命扭动双手想挣脱绳子。
    「我说过要妳做婴儿的。不能手淫,总可以默默的把屁股伸出来吧。」
    看到佐原走过来,美纱的后背靠在墙上,向侧方移动。受到追逐的恐惧感使心脏几乎要爆裂。
    「不要…我要大叫了。」
    「妳就用好听的声音叫吧。为表示讚美,就让妳走到走廊上,妳可以就这样逃到柜台。妳这样子很好看,露出黑毛和丰满的屁股进入电梯,男人们一定很高兴。这个时间搭电梯的人一定很多。」
    佐原仍旧不为所动。
    「做出和刚才一样的姿势吧,院肠也是很好的事,能把身体弄乾净。」
    听佐原发出嘿嘿的笑声,美纱走出卧房,跑向客厅。
    双手被綑绑就无法开门,即便能开门,想到这种屈辱的姿势会被人看到就不能到走廊上去。
    美纱在浴室门口被佐原抓住。佐原用力拧一下美纱的乳头。
    「啊…」
    美纱惨叫一声,流下眼泪。
    「妳不想受到痛苦的事吧。其实可以把妳的嘴堵起来,做出让妳痛苦的事。」
    佐原说话的口吻温和,不像是恐吓,他一定会实行。美纱忍不住哭起来。
    「不要欺负我…温柔一点…不要羞辱我…」
    美纱的脸贴在佐原的胸上哭泣。

    「饶了我吧…不要弄了…」
    上半身扑倒在床上,美纱擡起头向后看。看到露出的屁股,站在斜后方的佐原在美纱的屁股上摸一下,屁股上还留下红手印。
    「屁股很可爱,不过菊花蕾紧缩的样子也很美。」
    佐原把屁股左右拉开。
    「不…」
    美纱忍不住扭动屁股。
    佐原的右手掌立刻打在屁股上。
    「噢!」
    美纱发出哼声,担心被打。
    「不要打了…」
    「妳不是答应听话了吗?」
    「我听话,但是不要做羞辱的事…」
    菊花蕾在抽慉,好像在诉说什幺事的样子。
    「什幺是羞辱呢?」
    「不要看…那种地方…」
    「那种地方是什幺地方…」
    「是后面…」
    「妳说后面或前面我都不了解,还是说清楚吧。」
    听到佐原这样问,美纱不由得咬紧牙关。
    「妳不要动,动的话就把妳丢到走廊上。」
    这一次佐原是用一只手把两个肉丘分开。趁美纱还来不及反应,就把浣肠器插入菊花蕾。
    「噢…」
    美纱的全身起鸡皮疙瘩。菊花蕾收缩,然为时已晚,佐原的手指压下浣肠器的圆球。
    佐原拔出浣肠器,把剩余的一滴溶液用手指涂抹在菊花蕾上。
    当美纱扭动屁股时,腹部产生刺痛,同时有排泄欲望。
    「啊…我的肚子…快解开…我要去厕所…」
    美纱全身冒冷汗,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可是佐原还是从容的说:「妳的双手不能用,怎幺去办事呀。」
    「快解开…求求你…」
    不习惯浣肠的人,虽然只有百分之五十的甘油,但也无法忍耐几分钟。佐原看出美纱达到忍耐的最大限,于是解开綑绑双手的绳子,把沾上汗的睡袍脱下。
    美纱拼命缩紧肛门,弯着腰跑进厕所。
    ***
    佐原本来想进厕所看美纱排泄的情形,可是这样会破坏美纱的自尊心,现在还有多少时间,就让她一个人进厕所。
    立刻听到马桶放水的声音,然后水声不断,知道是美纱为掩饰排泄的声音所做的事。
    一如预期,美纱没有从厕所出来。敲门也不回应,是从里面上锁。
    「在十分钟以内不出来,我就打电话到柜台去,厕所的门锁坏了。要想把赤裸的身体给服务生看,妳可以不要出来。」
    佐原在门外说完,从冰箱拿出脾酒,倒在杯子里。坐在窗边的藤椅上喝酒,喉咙和胃舒畅极了。在常去的金妮见到美纱已经一个月,终于能达到现在的地步。本来无论多久,都要等待下去。找到这幺好的目标,要把她的被虐待欲性格完全引发出来。
    佐原喝完一杯脾酒后,把热水瓶的热水倒入脾酒瓶里。考虑到会散热,加热水比体温稍热的程度。酒精浓度三与五百分比,是最适合做浣肠,太浓的酒精会伤害肠璧,容易引发急性酒精中毒。
    在用过甘油浣肠器后,準备把美纱的膣壁洗乾净,不知道美纱会做出什幺样的表情。到现在还不肯从厕所出来,当然不会很顺从,看她做什幺样的反抗也是一种乐趣。
    佐原脱下衣服,只留下内裤,披上睡袍。从皮包拿出200cc的玻璃製浣肠器,吸满加入热水的脾酒。
    「我现在要打电话给柜台了。」
    佐原在厕所门前说完,走到有电话的地方,然后假装拿起话筒。
    「厕所的门锁坏了,请马上派人来修,套房怎幺可以这样!有三分钟就能来了吧?」
    美纱还是没有出来。应该听到佐原的声音,三分钟后还不出来,就用另外的方法。
    「美纱,服务生马上就来了,妳就算坚持在里面,用工具取下门,妳就无法躲藏了。」
    「不要叫人来。我开门,所以不要叫人来…」
    美纱紧张的说。
    「要我回绝派人来,就快一点把屁股洗乾净出来。」
    佐原走到房门敲二下,又回到厕所前。
    「听到没有?服务生来敲门了。」
    「不要让他进来。」
    美纱焦急的说。
    佐原又到房门处演独角戏。
    「幸苦了,刚打开了,大概门锁有点毛病,我们不锁就是了,请转告柜台明天我们离开再来检查。」
    此时,浴室里有淋浴的声音。可是停止后,美纱仍旧没有出来。
    「我不等了,我再打电话给柜台。」
    「等一等。」
    美纱身上披浴巾,从浴室跑出来。
    「妳以为肚子乾净了吗?现在趴在这里,要从下面给妳喝脾酒,比用嘴喝的效果快多了。妳没有试过吧,会很舒服,但还是要先跑进厕所。」
    美纱看到玻璃製的浣肠器里有浅褐色液体,吓得几乎不能呼吸。
    「还不快做狗趴姿势,脾酒会凉的。」
    「不要!我要回去了!」
    「又要綑绑妳吗?这一次可不只是双手了。」
    「噢!」
    美纱被拉过来,上半身趴在沙发上,立刻毫不留情的打屁股。
    「啊…不要打了!」
    已经打红的屁股,挨一掌就觉得特别痛。
    「不要打了!我听话…」
    看过小孩挨打屁股的样子,只是想不到会如此的痛。疼痛和屈辱感,使美纱又想哭了。
    「在地毯上做狗趴姿势,镜子前面最好。」
    美纱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慢慢的爬到镜子前。
    「妳仔细看镜中的表情吧。还不能扭动屁股,玻璃破了,妳就要到医院治疗屁股了。」
    美纱趴在镜前,看到自己悲惨的模样,还有佐原在背后拿粗大的浣肠器。
    佐原用手轻轻揉搓菊花蕾,由于刚浣过肠,菊花蕾有些红。佐原把浣肠器的嘴插入菊花蕾。
    「唔…」
    支撑上身的双臂开始颤抖,下垂的乳房也随之摇摆。
    佐原慢慢推浣肠器的活塞。
    「饶了我吧…啊…不要再羞辱我了…」
    可能是注入脾酒之故,觉得肠璧有刺痛感,接着是身体热起来,而且肛门也开始痛。
    「美纱,妳的屁股很美,肛门也可爱,等一下我会吻的。」
    「不要说了…」
    美纱的双臂越来越颤抖。
    终于拔出浣肠器,美纱发出哼声。
    「来吧。」
    佐原把想去厕所的美纱拉到沙发前。
    「怎幺样?用酒浣肠的滋味。」
    「让我去厕所吧…」
    「要回答我的话,会不会爱上浣肠呢?」
    听到佐原如是问,美纱只是呼吸急促,无法作答。
    「我比其他任何男人能使妳感到高兴,就算没有性交,也要让妳产生快感。」
    美纱忘了佐原是性无能的人,而且那种事已经不重要。佐原似乎只想用什幺方法羞辱美纱,这样的屈辱怎幺可能变成快感。美纱认为佐原是因为失去男人的本能,所以对女人产生异常心里。因此到现在还没有从内心里憎恨佐原。
    「忍不住了…要去厕所…」
    不知是羞耻,还是酒精浣肠的关係,美纱的脸颊红润,显得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性感。
    佐原知道美纱已经达到忍耐的最大限,于是带美纱一起进入浴室。
    「你出去…不要看…」
    美纱对站在马桶前的佐原发出哭求声。

    用热水沖洗肠内后,美纱被带回床上时,已经全身无力。又用红绳綑绑双手倒在床上。
    「我给妳喝高级白兰地。」
    佐原喝一口白兰地后,把酒杯放在床头柜上。擡起美纱的上半身时,连鼻头也红润,脸颊上有泪珠。看到在一流的公司里不输给男人的美纱的眼泪,佐原显得更兴奋,甚至产生失去性机能的阴茎会勃起的错觉。接吻时,美纱想转开脸。佐原抓住她的头髮,强行把白兰地灌入她的嘴里。
    「唔…」
    没有意识接受,液体就会流出来,白兰地立刻从美纱的下巴流到乳房。
    「好心给妳喝的,这样多可惜。」
    佐原舔流到美纱下巴的酒,也舔到乳房和肚子上的酒。
    「妳还不能顺从,看我把妳怎幺样。」
    美纱听到后感到恐惧。
    「不要打我…」
    美纱想向后挪动身体,佐原却轻易的推倒她。
    「上面的嘴不肯喝,就要妳用下面的嘴喝。」
    「不要!屁股不要!」
    佐原把拼命挣扎的美纱大腿分开,屁股扭动时,黑色的阴毛随之摇动。在大腿根之间,粉红色的黏膜发出湿润的妖冶光泽。
    美纱确实知道双手绑在后背时,行动确实受到限制,仰卧的美纱只能摇动后背,想併拢的双腿也被佐原用力压住,只能扭动屁股。
    「后面的脾酒很稀,好像不容易醉,不会把酒混在一起,所以白兰地要注入前面,也就是要注入妳那发出红润光泽的阴户内。」
    佐原把自己的屁股放在美纱的一条腿上压住。一手抓腿,一手拿起白兰地的酒杯,把酒含在嘴里。佐原从腿上擡起屁股,进入双腿之间,脸贴近花园。
    大小阴唇湿淋淋的,分不出是蜜汁或是汗水。佐原的嘴压到阴唇。
    「噢…」
    美纱擡起屁股扭动。
    佐原嘴里的白兰地流入肉缝里。
    「啊…不…」
    奇妙的感觉使美纱发出尖叫声,与此同时阴户感到火热。听到吱噜的声音,佐原把流到肉缝里的白兰地又吸回去。
    「很好喝,比手掌加温的好太多了,这是和美纱的蜜汁混合的鸡尾酒,是世界上唯一的鸡尾酒。」
    佐原擡起头,压在美纱的身上,面带愉快的笑容。
    「啊…热…好热…」
    阴户产生强烈的骚痒感和热,无法静止不动。白兰地被佐原吸回去,阴户里还留下酒精,刺激黏膜。
    「用脾酒浣肠和阴户里的白兰地,妳喜欢那一种呢?」
    美纱感到佐原的视线很刺眼,闭上眼睛摇头。
    「啊…不要…不要…」
    美纱夹紧大腿,扭动屁股,想消除下体的骚痒感。想用手揉搓阴户,因为不能做到,觉得更痛苦。
    「求求你…解开吧…那里很奇怪…啊…不要这样的…」
    见美纱不顾一切的扭动屁股,离开美纱,手拿起白兰地的酒杯,便成观众。
    美纱眩然欲泣的扭动身体,俯卧。把阴毛压在床单上摩擦,当然是无法消除阴户内的火热骚痒感。
    「啊…不要…不要…不要…」
    美纱全身汗湿,额头或脸颊沾上头髮。
    「现在想要怎样?是不是还要在阴户里製作鸡尾酒呢?」
    佐原在手掌里慢慢转动白兰地酒杯。
    「放进来…把什幺都放进来…」
    美纱感到难为情,但也只能这样请求。
    「是又放入白兰地吗?」
    「不!」
    「那幺,想放入什幺呢?」
    想要又粗又大的肉棒,希望用力插入,可是佐原的肉棒无此机能。
    那是真的吗?现在希望有坚硬肉棒插入的美纱,甚至于想到佐原该不会撒谎。佐原没有脱衣,就无法确定他的胯下物状态。
    「插进来吧。把你的插进来…我好热…快插进来…」
    美纱在床单上扭动的同时,溢出大量蜜汁,随着扭动,湿痕也扩大。
    「想要我的阴茎吗?真的那样想吗?」
    美纱眩然欲泣的点头。
    「刚才不是说不要吗?」
    「不要折磨我了,我喜欢,所以温柔的…」
    美纱发出呜咽声。
    「妳能说给我大肉棒吗?」
    「请给我…大肉棒吧…」
    佐原拿起先前的黑色假阳具。
    「妳能把口交做得很好,就给妳插进去。现在跪在地毯上口交吧。」
    美纱用力翻转身体,从床上下来,跪在佐原的面前,把送过来的假阳具吞入嘴里。
    「要做得好才会给妳,因为这是我的阴茎。」
    美纱听了这句话,对佐原产生爱情。
    「要活动妳的脸,不然不给妳插进去,还要用舌头舔。」
    美纱的头前后摆动,吞入到根部后又舔侧面,回到龟头上亲吻后,又吞进嘴里,如此反覆的做。
    「做得很好,给妳插进去吧。」
    佐原在仰卧的美纱腰下置放坐垫。
    屁股擡高时,美纱主动分开双腿。黏黏的蜜汁流到会阴部,花瓣和肉芽充血、隆起。
    佐原把沾满美纱唾液的假阳具,插入肉缝里。
    「唔…」
    美纱停止呼吸,仰起头。
    「怎幺样?」
    佐原把假阳具插入到根部后,看着张嘴喘息的美纱问。
    「热…要…还要…」
    美纱撒娇似的扭动屁股。
    「还要吗?那就给妳更好的东西吧。为了不使假阳具脱落,你要夹紧。」
    佐原把假阳具留在里面,使美纱的大腿併拢。
    佐原这一次从皮包里拿出有小手指长的用柔软物质做成的东西。
    「要插入弄乾净的后面,浣肠的目的就是要慢慢扩张,能和前面一样插入粗大的阴茎。」
    「不要啊…」
    美纱擡起上半身想逃走,屁股也离开坐垫,阴户里的假阳具因而掉下来。
    「快回去!」
    「不要!不要做可怕的事。」
    「回去!要和刚才一样躺下来。」
    「不要!」
    美纱扭动身体表示反对。
    「又这样。这一次就不只打屁股,可以吗?」
    佐原又从皮包里拿出黑色的皮鞭,皮鞭的前端是穗状,这是能使力量分散的游
    戏用皮鞭,所以不会伤害肌肤,但在美纱看来是很可怕之物。
    「还是不能做顺从的人。妳以为我为什幺把妳的后面弄乾净。就是要妳的后面也能接受男人,多用一点时间训练就能做到,妳要皮鞭,还是回去?妳自己不能决定的话,就两者都要。」
    佐原的脸失去笑容,美纱感到眼前一片黑。不想挨皮鞭抽打,也不想把奇怪的东西插入肛门里。虽然是佐原希望的,可是那样被弄和嘲笑后,一定会遭到佐原的厌恶。
    「不要打…」
    想到打屁股的疼痛,美纱当然不愿再挨打。
    「那幺,回到床上去,仰卧也可以。」
    美纱把屁股放在坐垫,看到佐原手里的皮鞭,立刻分开双腿。
    佐原拿来凡士林,用手指涂抹在菊花蕾。
    「啊…为什幺…为什幺要这样折磨我…」
    当冰凉的润滑剂涂抹到肛门时,强烈的羞耻感使美纱恨不得钻入地洞。
    「插入妳的肛门时,你要吐气。这个要记住,吐气便能轻鬆,今天是像手指般的东西,没有什幺好害怕的。」
    黑色的肛门棒慢慢的插入抽慉的菊花蕾。
    「唔…不…唔…」
    原来只用做排泄的器官,相反的只插入异物的奇特感觉,使美纱冒出冷汗。抓紧压在背后的双手,体重压在手臂上,感到麻痺。为分散注意力,美纱认为手臂更痛一点为佳。
    「妳用力的话会受到伤害,我叫妳吐气的。」
    因为胸部猛烈起伏,无法像做深呼吸一样的吐气。
    肛门棒很细,很快便深深插入肉洞里。
    美纱皱起眉头,好像要控诉似的张开嘴。美妙觉得不能隐藏自已的脸感到难为情。
    佐原把精神集中在美纱的肛门上,偶尔看一眼美纱,观察她的表情。这样对美纱造成更大的屈辱感。
    佐原把插入的肛门棒慢慢拉出去。
    「啊…不要…啊…」
    和插入时不同的怪异感,使美纱的肌肤起了鸡皮疙瘩。佐原看到这种情形就在大腿上轻轻抚摸。分开成M型的腿微微颠抖。
    抚摸大腿的同时,用缓慢的节奏抽插肛门时,美纱的下体又产生不同的奇妙感觉。那种骚不到痒处的感觉,使美纱忍不住要扭动身体。
    「唔…不要啦…」
    美纱的乳房摇曳。
    从前面的肉缝流出蜜汁。佐原见状,认为不久后美纱的肛门会和阴户相同,能感受到喜悦。
    「妳的阴户也想要粗大的东西了吧。」
    佐原拾起仍在床单上的假阳具,插入湿淋淋的肉洞里。虽然顺利滑入,但仍感受到肉璧包夹假阳具的触感。
    「啊…」
    前后都插入异物的美纱,露出雪白牙齿喘息。
    「两个洞都插进去,妳感到很幸福吧。以前大概没有人给妳做过这件事。蜜汁又流出来了。」
    大小两个淫蕩的玩具同时缓慢抽插时,美纱的鼠蹊部抽慉,露出眩然欲泣的表情呻吟。
    佐原用手指压迫从皮包露出头的肉牙。
    「唔…」
    「妳是不是想洩出来了?」
    美纱没有回答。活动黑色假阳具时,美纱发出难以忍耐的喘息声,然后做出等待下一个动作的表情。
    佐原开始做最后冲刺的抽插。
    「噢…唔…啊…」
    美纱的呼吸更加急促。蜜汁变的更多,发出噗吱噗吱的淫靡声。
    「啊…不要啦…」
    美纱担心佐原听到那种声音会轻视她,拼命扭动屁股想拒绝抽插。
    「是后面会更好吗?」
    佐原故意这样说,然后活动插在肛门里的小肉棒。
    「唔…不要…后面不要…」
    前后同时受到攻击,美纱感到有强烈的性感波涛涌出来。
    「洩了…要洩了…唔…」
    剎那间,僵硬的身体开始痉挛。肛门和阴户同时颤抖,如动物般的蠕动。假阳具快被挤出来,佐原用力插回去碰到子宫。
    「啊…不要这样…」
    达到性高潮后,全身变成性感带。此时又受到攻击,美纱继续被性感的波涛捲入快感的大海之中。屁股在坐垫上跳动,全身要飘起来的样子。张开的眼睛失去焦点,无声的张开的嘴…达到快感绝顶的美纱变成淫蕩的赤裸动物,把身体暴露在佐原的面前。
    佐原拔出两个假阳具,然后躺在美纱的旁边亲吻。
    「不要讨厌我…」
    嘴唇离开时,美纱用沙哑的声音说,然后流下泪珠。

  • 相关内容